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18:55:3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对特朗普选情造成冲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,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,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。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,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,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立坚指出,美方的做法是最典型的“世界驰名双重标准”,这背后反映出的问题是值得人们深思和警惕的。在美国非裔男子乔治·弗洛伊德于5月25日被白人警察乔文“膝盖锁喉”致死后,在短短一周不到的时间内,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便从事发地——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蔓延至全美数十个州,且参与人数愈来愈多,不少地区的和平抗议活动还升级成了暴力骚乱,劫掠、纵火等行为屡见不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个原因,就是在现实的生活中,黑人在经济、就业中面临歧视。一些行业中存在着一些隐形的歧视,虽然不公开表达歧视,但是实际政策、实际行动就是一种歧视的后果。所以这些黑人普遍工资低,受教育程度低,就业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上述这些原因,它的规模和势头都比2017年的夏洛茨维尔事件要严重一些。所以我认为事件最终还是会平息,但它展示的这种深层次问题可能很难得到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族裔问题痼疾与疫情叠加放大矛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我认为这件事对特朗普肯定是非常不利的。因为本身疫情所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,已经对特朗普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了。这种社会不稳,民众也是看在眼里的,无论是非洲裔美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美国人,他们肯定希望大选年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一年。本来一些人对他抱有一些期待,因为已经有些城市开始复产了。结果各地现在出现了各种抗议,包括一些城市进入宵禁,族裔冲突又把生活状态往回拉了,有些人可能也不敢出门了。那么这对急于复产的人来说是一个打击,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,对特朗普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海东: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在美国之外,德国、英国、加拿大与伊朗也爆发了游行示威活动,世界各地的民众走上街头,抗议美国明州警察暴力执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不久,据一位白宫官员和一名执法消息人士表示,当地时间5月29日晚,抗议者在白宫外聚集时,特朗普曾被短暂带到白宫的地下掩体处,他当时在地下掩体待了不到一个小时时间,随后又被带回楼上。CNN6月1日最新报道称,当地时间5月31日晚,特朗普再次被带入掩体内。